明•贯休《十六罗汉图》•日本宫内厅

明•贯休《十六罗汉图》•日本宫内厅

《十六罗汉图》尺寸,纵92.2厘米,横45.2厘米,晚唐五代时期贯休所画。现存的摹本虽然出于一个底本,但材料和技法五花八门,有绢本、纸本、又有石刻本,有设色,也有水墨。目前大多流传海外,日本皇宫内厅的这幅贯休的《十六罗汉图》,据日本学者鉴定是宋初摹本,是最接近贯休原作的作品。晚唐时期,工笔重彩人物画,再也没有出现盛唐时的繁荣和辉煌,而这一时期的水墨山水画却是蒸蒸日上,在绘画中的地位甚至超过了人物画,并影响了人物画的趣味走向。晚唐时,佛教禅宗已得到了发展,以不立文字、直指人心、见性成佛相标榜。五代时,道教、佛教并盛,寺院中的壁画,仍然受到重视。前蜀后蜀僻处西陲,五代的战乱,对这里并没有多大影响,所以政教平治,社会安宁,蜀主又奖励提倡绘画,于是人才辈出。中原画家多把蜀地看成乐土,纷纷西去避乱,促成两蜀绘事的兴盛,成为绘画艺术的中心。贯休是当时蜀地画家中最有名的擅绘道释的画家,而且他还创造了风格怪异的宗教人物画。贯休所绘罗汉,有的庞眉大目,有的高颧隆鼻,面貌都是“胡貌梵相”,这种奇异之相,立意免俗。据史料记载,贯休曾说,这些“不类世间所传”的佛教人物形象,是他“梦中所睹尔”。我们大可不必信梦中所睹之物,但这些梵像却是贯休冥思悟对禅学的产物,是禅宗境界的幻化。现藏于日本皇宫内厅的这幅贯休的《十六罗汉图》,据日本学者鉴定是宋初摹本。

4522422_182310515000_2

十六罗汉,均为佛的弟子。佛经上说他们是受佛敕、永住此世而济度众生者。贯休的《十六罗汉图》与唐代佛教艺术中经常出现的胡人形象是一致的。但唐时的佛像已渐趋世俗化,具有较强的写实性,贯休一改这种风格,他笔下的十六罗汉大幅度变形,变得怪异,富有神秘感和威慑力。我们来介绍一下《十六罗汉图》中的距罗尊者像和阿氏多尊者像。

距罗尊者原是一名勇猛的战士,后来出家,但却没有改掉作战时的野性,为摒弃他的粗野性格,佛祖让他静坐修行。后来的距罗尊者虽然修成了罗汉,但他静坐时仍有一股威猛之气。《十六罗汉图》中的距罗尊者鹰目高鼻,双手合十作拜谒状,气宇轩昂,英气逼人。邛杖斜倚在古木座椅上,座椅两臂扶手处呈龙首造型,形态生动,整个画面和谐一致。作者对人物头部、手部的骨骼造型进行了夸张处理,并且以墨色染出凹凸,极具立体写实效果。

传说阿氏多尊者一生下来就有两道长长的白眉毛,所以修成罗汉后,又叫“长眉罗汉”。图中的长眉罗汉张口露齿,双目炯炯。作者对长眉罗汉的两道白眉进行了细致地刻画:白眉足有尺余,顺着人物两颊下垂到胸前,罗汉正双手捻托。人物左耳的刻画也极度夸张,耳朵大至下部耳垂与下巴底线平行,而使整个头部呈方形。画中服饰在黄色格子上以细密线画出布纹作为底色,上面画树石、龙凤或人物图案。作者用笔细致准确,几乎到了毫发毕现的程度。《十六罗汉图》不管从创作风貌上看,还是从笔墨技巧上看,历来都受到很高的评价。画中用笔虽细却凝练遒劲,长线条连绵不断,转折圆润,有厚重感。《宣和画谱》曾赞贯休的《十六罗汉图》说:“以至丹青之习,皆怪古不媚,作十六大阿罗汉,笔法略无蹈袭世俗笔墨畦畛,中写己状眉目,亦非人间所有近似者。

388663

Written by:

134 Posts

View All Posts
Follow Me :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

将网站添加到桌面

添加
×